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倡導者  綠色生活創(chuàng )建的踐行者

當前位置:需求信息 >  需求信息 > 正文

發(fā)電廠(chǎng)不履行碳排放配額清繳義務(wù) 環(huán)保組織起訴并贏(yíng)了

2024/6/19 15:43:59   中國環(huán)境報      人氣:5326

重點(diǎn)排放單位經(jīng)多次督促仍不履行碳排放配額清繳義務(wù),環(huán)保社會(huì )組織北京草原之盟環(huán)境保護促進(jìn)中心、益陽(yáng)市環(huán)境與資源保護志愿者協(xié)會(huì )、深圳市綠源環(huán)保志愿者協(xié)會(huì )和博山泰恒社會(huì )工作服務(wù)中心將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興義市上乘發(fā)電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上乘公司)告上了法庭,要求其履行碳排放配額清繳義務(wù),承擔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損害賠償責任。近日,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。

履行碳排放配額清繳義務(wù)不僅是行政法律規范賦予的行政義務(wù),同時(shí)有助于降低環(huán)境風(fēng)險,對于減緩氣候變化、維護環(huán)境公共利益具有重要意義。社會(huì )組織提起訴訟,有利于督促碳排放配額清繳義務(wù)人及時(shí)履行清繳義務(wù),進(jìn)一步減少碳排放。

經(jīng)多次督促仍不履行碳排放配額清繳義務(wù)

2021年11月9日,黔西南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興義分局環(huán)境執法人員會(huì )同興義市環(huán)境監測站對上乘公司進(jìn)行執法檢查和監督性監測時(shí)發(fā)現,上乘公司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和不正常運行自動(dòng)監測設備的違法行為,合計處以49.8萬(wàn)元的行政處罰。

2021年12月21日,興義分局執法人員在執法監測中發(fā)現,上乘公司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違法行為,遂對其作出40.8萬(wàn)元的行政處罰。

2022年2月18日,黔西南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興義分局環(huán)境執法人員和委托的黔西南州華科檢測技術(shù)有限公司環(huán)境監測技術(shù)人員對上乘公司進(jìn)行執法檢查和比對監測發(fā)現,上乘公司顆粒物CEMS超標,對上乘公司不正常運行自動(dòng)監測設備的違法行為作出罰款4.8萬(wàn)元行政處罰。

經(jīng)查實(shí),上乘公司為2019年—2020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管理的重點(diǎn)排放單位,第一個(gè)履約周期應購買(mǎi)碳排放配額缺口821596噸二氧化碳進(jìn)行清繳履約。截至2022年1月20日,被告上乘公司僅購買(mǎi)碳排放配額3448噸二氧化碳,尚未購買(mǎi)和清繳碳排放配額818148噸二氧化碳。

據此,原告認為,被告嚴重損害了碳排放交易市場(chǎng)秩序和社會(huì )公共利益,應當承擔繼續清繳義務(wù)或賠償與清繳義務(wù)等值的損害賠償責任;對周邊環(huán)境造成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安全風(fēng)險,侵害公共利益;不積極采取節能減排措施落實(shí)“雙碳”目標,不積極履行碳達峰與碳中和主體責任,應該承擔賠償責任。

前期怠于履行義務(wù),后期積極整改并主動(dòng)清繳

原告認為,上乘公司作為重點(diǎn)排放單位,不采取積極節能減排措施,減少溫室氣體排放,違反《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(試行)》第二十八條之規定,尚未購買(mǎi)和清繳碳排放配額818148噸二氧化碳,嚴重損害了碳排放交易市場(chǎng)秩序和社會(huì )公共利益。

被告辯稱(chēng),2021年以前,我國并未正式推行碳排放交易工作,加之行政主管部門(mén)前期未明確碳排放市場(chǎng)的建設情況,也未提前告知企業(yè)需要核算及履約的具體開(kāi)始時(shí)間。根據2014年12月10日頒布的《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辦法》,法規規范碳排放交易的最早時(shí)間在2014年,但是2018年以前,貴州并未開(kāi)展碳排放交易,答辯人對未正式施行碳排放交易具有一定的行政信賴(lài),并非主觀(guān)不履行核算義務(wù)。

在貴州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廳作出清繳要求后,答辯人已積極履行了部分碳排放配額購買(mǎi)義務(wù)。按照當前碳排放市場(chǎng)交易價(jià)格,履約交易需資金至少6000萬(wàn)元,公司資金周轉處于困境,基本喪失履約能力,但仍在積極履行履約義務(wù),答辯人無(wú)逃避該行政義務(wù)的故意。

訴訟中,上乘公司向湖北碳排放權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轉入資金7318萬(wàn)元用于購買(mǎi)碳排放配額。截至2023年12月28日,上乘公司對第一個(gè)履約周期應購買(mǎi)碳排放配額缺口821596噸二氧化碳完成了清繳履約。

法院審理認為,被告上乘公司已經(jīng)為防止損害的發(fā)生和擴大對碳配額缺口進(jìn)行了清繳,支出了相應費用,原告方的該項訴訟目的已經(jīng)實(shí)現,法院不再支持。

值得肯定的是,本案訴訟過(guò)程中,被告上乘公司能夠認識到履行碳排放配額清繳義務(wù)的重要性,通過(guò)碳排放權交易市場(chǎng)購買(mǎi)配額用于清繳,其前期雖然怠于履行清繳義務(wù),但其在訴訟中積極整改并主動(dòng)履行清繳義務(wù)的行為應當予以鼓勵。

是否損害公共利益或構成重大風(fēng)險引發(fā)爭議

在行政處罰期間,黔西南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與上乘公司共同委托相關(guān)專(zhuān)家對上乘公司排放廢氣(廢煙)和超標排放廢氣(廢煙)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修復費用、制定修復方案費用以及區域環(huán)境受到損害至恢復原狀期間的功能性損失進(jìn)行評估。

專(zhuān)家組于2024年2月給出評估結論,該企業(yè)存在明確的超標排污現象,對空氣環(huán)境造成環(huán)境損害。同時(shí),該企業(yè)位于工業(yè)園區內,與空氣環(huán)境敏感目標最近距離約1.2公里,無(wú)明顯的空氣環(huán)境敏感目標受損現象。

參考貴州省環(huán)境保護稅收費標準,以該電廠(chǎng)超標廢氣中單位污染物虛擬治理成本以2.4元/污染當量計算,本案造成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損害總計0.94萬(wàn)元。

經(jīng)整改,上乘公司2023年與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行政管理部門(mén)聯(lián)網(wǎng)的在線(xiàn)監測系統監測結果均達標。黔西南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認為,在實(shí)施上述廢氣治理整改措施后,不需進(jìn)一步開(kāi)展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損害恢復,本案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損害恢復費用按零元計。

本案備受關(guān)注的爭議點(diǎn)有兩個(gè)。一是二氧化碳是否為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?對此,法院函詢(xún)黔西南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。黔西南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函復法院:二氧化碳不是污染物,目前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法律明確二氧化碳排放標準,故不存在二氧化碳是否超標排放說(shuō)法;處罰決定書(shū)中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中的“污染物”不包含二氧化碳,處罰中的超標因子是煙塵污染物;經(jīng)咨詢(xún)對接貴州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廳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處室,因為二氧化碳不是污染物,目前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法律明確二氧化碳排放標準。

鑒于此,法院認定,無(wú)證據證實(shí)被告上乘公司未履行清繳碳排放配額義務(wù)的行為導致了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受損,故原告主張被告承擔超標排放二氧化碳導致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損失的理由不能成立,一審法院不予支持。

二是本案是否構成重大風(fēng)險?法院認為,雖然目前立法沒(méi)有將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納入污染物,但大氣污染物并非是導致氣候變化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受損的唯一因素,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排放引起的氣候變暖及關(guān)聯(lián)環(huán)境問(wèn)題的影響也不容忽視,在人口密集且排放嚴重的地區,二氧化碳濃度過(guò)大也會(huì )加劇空氣污染。

故此,若過(guò)量排放二氧化碳,超過(guò)環(huán)境的可承載能力,亦可能導致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受損,這就需要進(jìn)行風(fēng)險預防。據此認定,被告污染環(huán)境的行為導致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造成損害,對社會(huì )公眾享有美好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造成精神利益的損失,被告上乘公司在貴州省級媒體上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道歉。被告上乘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指定賬戶(hù)支付因其超標排放污染物對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損害造成的損失9400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