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倡導者  綠色生活創(chuàng )建的踐行者

當前位置:產(chǎn)業(yè)園區 >  產(chǎn)業(yè)園區 > 正文

建設“零碳園區” 助力綠色低碳發(fā)展

2024/6/28 15:31:13   新華財經(jīng)      人氣:4289

  “雙碳”目標下,我國園區脫碳需求日益迫切。由于各地資源稟賦不同,零碳園區發(fā)展“千園千面”。在近日舉辦的新華能源沙龍活動(dòng)上,與會(huì )專(zhuān)家就如何建設“零碳園區”、實(shí)現綠色低碳轉型展開(kāi)討論。

  “零碳園區”是區域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重要載體,也是推進(jìn)綠色低碳發(fā)展的重要切入點(diǎn)?!?030年前碳達峰行動(dòng)方案》提出,選擇100個(gè)具有典型代表性的城市和園區開(kāi)展碳達峰試點(diǎn)建設。據不完全統計,我國有國家級和省級工業(yè)園區超2000家,多數位于長(cháng)三角、珠三角一帶,上海有300多家。為加速綠色低碳轉型,多個(gè)省份加快零碳園區建設。上海市提出,“十四五”期間開(kāi)展首批100個(gè)市級碳達峰碳中和試點(diǎn)創(chuàng )建。

  國網(wǎng)上海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研究院院長(cháng)梁英認為,從能源電力的角度來(lái)講,“零碳園區”要實(shí)現園區內綠色供電及柔性調控、園區間的多能互補、為電網(wǎng)和社會(huì )形成重要支撐等三個(gè)目標。

  在“零碳園區”內,用能方式發(fā)生轉變,用戶(hù)由過(guò)去的消費者變?yōu)楫a(chǎn)銷(xiāo)者,對園區的電力供應帶來(lái)一定挑戰。國網(wǎng)上海市電力公司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中心主任羅祾認為,“零碳園區”供電面臨三個(gè)挑戰,一是電力公司進(jìn)行配電網(wǎng)規劃及負荷預測方面面臨困難。二是在數據獲取方面,每家園區都有自己的數據,且不對外公開(kāi),這給電網(wǎng)公司在多能互補調控與優(yōu)化方面帶來(lái)困難。三是風(fēng)光等新能源的接入,會(huì )對低壓配電網(wǎng)的電能質(zhì)量帶來(lái)影響。

  此外,數據不通也給園區的零碳或近零碳目標的實(shí)現帶來(lái)挑戰。華為電力數字化軍團全球MKT與解決方案總裁李杰表示,“零碳園區”內各系統封閉,容易形成數據孤島,運行“三不通”,即供能、用能信息不通,電、熱、氣多能不通,能源流、信息流、碳排流不通。

  在數字經(jīng)濟背景下,數據已經(jīng)成為重要的生產(chǎn)要素。針對“零碳園區”的數據不通問(wèn)題,梁英建議,首先要把園區內各種能源相關(guān)的數據采集并利用起來(lái),其次要從能源側、信息側制定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標準,打通各個(gè)相關(guān)系統的數據,提高能源數字化轉型的深度和水平。

  李杰表示,數據不通往往導致碳排放“看”不見(jiàn)、“管”不住??梢岳脭底旨夹g(shù)從三個(gè)方面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即:看碳、算碳、降碳。首先是看碳,通過(guò)最新的物聯(lián)感知技術(shù)、通信技術(shù)和數字平臺,實(shí)時(shí)采集能耗信息,實(shí)現碳排放想看就看,隨時(shí)能看;其次是算碳,在數據采集基礎上,通過(guò)在數字平臺內預置各種碳排放計算模型,實(shí)現碳排放快速、準確計算;最后是降碳,通過(guò)數字平臺打通系統壁壘,并利用AI和數字控制技術(shù)對空調、照明等園區用能設備進(jìn)行優(yōu)化調控,降低能耗、減少碳排放。

  在數字技術(shù)賦能“零碳園區”發(fā)展方面,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數量經(jīng)濟與技術(shù)經(jīng)濟研究所能源安全與新能源研究室主任劉強認為,通過(guò)精確到秒級的光照強度、風(fēng)能強度預測,數字技術(shù)可以指導發(fā)電側的生產(chǎn)行為,同時(shí),還可以引導用戶(hù)側的充電行為等。

  在“零碳園區”發(fā)展路徑上,清華大學(xué)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創(chuàng )新研究院研究員孟垚認為,工業(yè)綠色微電網(wǎng)是支撐“零碳園區”實(shí)現碳排放目標的重要手段。一方面,通過(guò)實(shí)現工藝流程和能源系統的深度融合,充分挖掘工業(yè)負荷的靈活性,提升綠電消納,如通過(guò)合理調度多晶硅還原爐的啟停時(shí)間,使還原爐的用電特性和新能源出力特性高度匹配。另一方面,在鋼鐵、化工等行業(yè)加速綠氫替代,如在煉鐵過(guò)程中以氫替代一氧化碳作還原劑,降低園區的碳排放。此外,還可通過(guò)提升工業(yè)領(lǐng)域的電氣化水平、豐富余熱余能利用形式、數字化技術(shù)賦能等方式,實(shí)現能效的提升。

  羅祾表示,園區降碳可以從工業(yè)園區、商業(yè)園區、農業(yè)園區三方面推進(jìn)。工業(yè)園區用電量大、用能需求較多,可以從分布式光伏建設、氣熱冷等需求的調控等方面實(shí)現能源結構降碳。農業(yè)園區用電量較小,但空間比較大,適宜發(fā)展“光伏+”及生物質(zhì)能的碳捕集和儲存。商業(yè)園區面積小,但具有非常好的靈活性資源,虛擬電廠(chǎng)、車(chē)網(wǎng)互動(dòng)、中央空調等很多資源可以納入其中,實(shí)現節能降碳。

  由于各地產(chǎn)業(yè)基礎、資源分布、減排目標等不盡相同,“零碳園區”發(fā)展呈現“千園千面”,各有特色。上海嘉定氫能港總經(jīng)理邱鵬表示,嘉定氫能港正在探索一條綠電、綠氫、綠熱的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道路。由于新能源發(fā)電具有不穩定性,并網(wǎng)時(shí)需要一定的調峰資源。嘉定氫能港從提高穩定性入手,逐漸探索出一條可再生能源離網(wǎng)制氫,然后通過(guò)氫能發(fā)電、建造新型儲能電站,同時(shí)利用發(fā)電過(guò)程中的余熱給居民供暖的特色產(chǎn)業(yè)道路。

  劉強表示,氫能發(fā)電可以作為備用電源,應用在醫院等經(jīng)濟承受能力強的重點(diǎn)部門(mén)。

  “零碳園區”的發(fā)展也離不開(kāi)政策的支持。出席沙龍的多位專(zhuān)家呼吁給予“零碳園區”更多的創(chuàng )新空間,制定相關(guān)標準及細則,鼓勵探索一批典型場(chǎng)景打造示范效果,更好地推進(jìn)“零碳園區”的發(fā)展。

  新華能源沙龍由中國經(jīng)濟信息社和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數量經(jīng)濟與技術(shù)經(jīng)濟研究所、清華大學(xué)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創(chuàng )新研究院聯(lián)合主辦。主辦方定期組織沙龍活動(dòng),邀請專(zhuān)家與學(xué)者就能源行業(yè)的熱點(diǎn)問(wèn)題共同研討,助力能源行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